想睡午觉咩......

就一个破写文的。。。
关爱杂食性野生写手,从我做起🌚🌚

AOTU酒吧

PS:新手警告,版权警告。有毒警告,文笔警告,occ警告。
我是一个有毒的前言。-------前言警告
“嘿,雷狮,醒醒该上班了。”
迷迷糊糊间,他暖和的被子强行被掀开,一丝丝凉气和那个人特有的香气钻入了他的身体。
“哈丘!!”
“安迷修!!”(╬▔皿▔)凸
“woc,雷狮!!你的口水!!”安迷修一边抽了张纸一边咬牙切齿地瞪着眼前睡在床上的雷狮。他仔仔细细的揩干了脸上的脱衣,整了整并不凌乱的酒保服。“再不上班,凯总【当然凯莉大小姐啦】说要减你的工资。”一脸嫌弃的丢掉手中的餐巾纸,安迷修指着床边的,另一套酒保服,说到:“穿好衣服到吧台集合,你还有十分钟。”说完就坐到了房间里的沙发上,一动不动地看着雷狮。
雷狮神色怪异的看着安迷修:“你出去。”
安迷修好笑地盯着他:“为什么,这也是我的房间。”
“我要换衣服!”雷狮说完就把脸埋进了被窝里,***,这蜜汁撒娇感是什么鬼?老子威武的形象全都崩塌了。(╯`□′)╯( ┴—┴
安迷修轻轻笑了一下,站起身来慢慢向床走去。铺盖里的雷狮看不见外面发生了,但听着逐渐放大的脚步声心跳声也渐渐变清晰起来。
咚--咚--咚
铺盖又一次被掀开,雷狮眼神躲闪地避开眼前人的目光,心虚的将头撇开一边。
脸强行被扳了回来,雷狮鼓着嘴瞪着眼前的人口齿不清的说:“你...安迷....给老子...放开。” ∑( ° △ °|||)
“哼,小妖精,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安迷修邪邪一笑,对着雷狮的嘴就吻了下去。
雷狮的内心os:安迷修,你玩了。  ((٩(//̀Д/́/)۶))
一吻结束,安迷修看着身下人凌乱的气息,微肿的红唇。嗯,很好,身上都是我的印记。站起身来,理了理衣服。安迷修眼带笑意的看着雷狮“不逗你了,你还有八分钟哟,加油。嘻嘻”转身离开了,并好心地关上了门。毕竟自家媳妇儿不是谁都能看到。
雷狮躺在床上,慢慢调整呼吸,摸了摸自己的嘴。
啊。。。。。
安--迷--修。你真的完了(;´༎ຶД༎ຶ`)。
 
安迷修走到了吧台,开始擦起来酒杯,抬头一瞄,换上了职业微笑“晚上好,安莉洁小姐。好长时间没见面了吧?”安莉洁微微一笑,“是的呢,安酒保。”
“今天晚上是您值班吗?”安迷修有些疑惑“先说今天的驻唱应该是莱娜小姐,而且凯总她.....”
“我怎么了?有问题?”调皮的声音从安莉洁身后传了出来,一位穿着短裙吃着棒棒糖的‘大小姐’’出现了。

“安迷修,你倒是说说,我怎么了?”凯莉微微外头,笑着问到。她头上的星星发卡在晦暗灯光下微微反光。
     只有熟悉她的人才知道,凯莉不是一个表面上看起来是萝莉,内心也是一个正义善良勇敢无畏的一个好人,恰恰相反,凯莉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至于怎么个心狠手辣法,安迷修突然冷冷地打了个寒碜。
“没怎么。”脸上保持着刚刚的微笑,但内心却在悄悄嘀咕:像你这个醋缸能让安莉洁小姐来驻唱一晚上,不是没吃错药就是发烧了。
“噢,真的吗?那就好。”凯莉笑眯眯地盯着安迷修“你还是管好你家的那位吧,我看他马上就要迟到了。”
安迷修微微一笑:“这个就不劳烦您费心了,凯总。”
凯莉冷哼一声,牵着安莉洁走了。安迷修看着她俩的背影,心想:你也管好你家的那位吧。
不过说起来,要不要再去叫叫雷狮呢?安迷修的脑子里闪过雷狮娇羞的脸,看来不去是不行的了。
回去的路上,安迷修遇见了格瑞和金,他友好地打了个招呼,金倒是有礼貌地回了个礼“晚上好,安迷修前辈。”而格瑞就冷漠了许多,他只微微点了个头就算作回礼了。安迷修倒是习惯了他的为人处世,刚开始的时候,安迷修还以为他是个面瘫,可是当他看见格瑞对金的态度和别人截然不同时,他就知道了什么。
好听的就是说他的温柔不是对谁都免费,在仔细点就是说,格瑞就是个闷骚!
与他们告别后,安迷修就回到了员工住宿,他刚准备敲门,门就被里面打开了,雷狮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回来干嘛?”雷狮疑惑的说。(+_+)?
“我是过来催你的了。”安迷修好笑地看着雷狮,你知不知道还有一分钟如果你没有打开就要扣今天三分之一的工资了?”
“啥?!(@[]@!!)那还不快走?”雷狮抓起安迷修就跑了起来。事实证明,大长腿不仅好看还很实用————可以跑很快。
就在他们抵达吧台打完卡之后,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位霸(傲)道(娇)的声音:“让开,渣渣!!”
安迷修和雷狮扭过头去“咦,这不是假的螺丝么?今天怎么这么早来上班?”
“你管我?哼,那你管的真宽啊,你难道是宽带网?”
完了,安迷修觉得自己越来越get不到这小屁孩的笑点了。
“雷德,祖玛!”
“在!怎么了少爷?”
“等一下,额,1点半下班来接我,我要家里的那辆兰博基里。你们可以回去了。”
“可是.....”祖玛还想说什么留下来。
“好好好!好的少爷,保证一点半准时到。”雷德却赶紧答应了下了,单独跟祖玛在一起www好开心。于是乎,雷德拉着祖玛的手就跑掉“放手了啦。”祖玛的声音淡淡的传来。“才不要。”这是雷德的声音。
围观群众表示很想知道嘉德罗斯是怎么在这两个狗粮制造商里生存下来的。
嘉德罗斯表示:呵呵,这很正常。\( ̄<  ̄)>
可能,这就是习惯吧
属于夜晚的凹凸酒吧又开始享受属于他的夜晚了。

评论

热度(8)